藏医药学 当前位置:主页 > 藏医药学 >

扫除青少年、白领阶层心理的雾霾——抑郁症

时间:2019-08-22作者:甘露医院阅读:

青藏高原是地球上最后一块有大面积植物生长的未污染的净土,被誉为地球“第三级”,环境奇特,天恩地泽。悠久传奇的藏传佛教也为这块圣土披上了神秘的外衣。尽管活在海拔5000多米的极恶劣环境中,但藏族同胞都普遍健康长寿,一些医学的顽疾也会被神奇的攻克。

在美丽的阳光之城——拉萨,坐落着雄伟壮观的布达拉宫。她不仅是宫殿,同时也是博物馆、图书馆。里面珍藏着数百万册古典书籍,包含着藏族文化之五大明和五小明。五大明包括工艺学、医药学、声律学、正理学、佛学;五小明包括修辞学、辞藻学、韵律学、戏剧学、星象学。如《四部医典秘诀版》、《晶珠本草》、《蓝琉璃》、《文殊心之补注》、《月王药珍》、《四续释难明灯》、《九绝症分辨》、《医法大论》等数十万册古典藏医药学秘籍。

《九绝症分辨》将抑郁症分为八类: “索龙病”(躁狂抑郁症、双向情感障碍、精神分裂症临界状态)藏医学分为(1)头龙病:头晕,目眩,耳鸣,感觉自身或景物旋转,恶心呕吐,起立欲倒。(2)宁龙病:即心龙病。身体颤抖胸闷痞胀,思绪紊乱,胡言乱语,头晕,目眩,昏沉贪睡,常喜嘘叹。(3)肺龙病:身感胀满,眼睑浮肿,痰白而黏,咯吐不畅,咳甚泛呕,人夜咳剧,不能安卧。(4)肝龙病:呃逆,胸背刺痛,食欲不振,视力模糊,早晚有肝脏下坠痛感。(5)肾龙病:耳鸣如潮涌,腰部疼痛,畏寒。(6)肠龙病:腹胀,耳鸣,矢气,腹泻。(7)胃龙病:气喘腹胀,呃逆,胃脘胀痛,食后稍安。(8)培龙病:龙与培根合并发病,除龙病的症状外,可见胃寒,身重,乏力,意识模糊神志不清等症状。

《医法大论》、《文殊心之补注》记载了抑郁症的分类与治疗原则。其一:热性抑郁症、寒性抑郁症、寒热交杂型抑郁症、龙瘫抑郁症。其二:把重度抑郁症分为:龙血不调型、白脉中毒型、培根肠胃型、赤巴伤龙型、肝肾木布型、血龙上雍型、索龙失调型、心龙失调型。

神奇的藏医学32种组合方案,让数以万计的抑郁症患者摆脱疾病的困扰。

数十年来诸多藏医专家在措如才郎大师(原西藏藏医学院院长)组织领导下,由西藏藏医药研究院、英国苏格兰度母藏医学院、意大利象雄(藏医)学院联合组成索龙病(重度抑郁症)课题科研组,针对高原抑郁症人群、平原地区各民族抑郁症人群,从患者的生存环境、饮食、生活习惯、职业、性格、体质、诱因、治疗方案、用药等方面进行了深入的研究,依据病症和其发生基础,运用藏医学的天文星算本质归一的内在联系,把握疾病从发生到衰竭的自然发展规律,因人而异、因地而异、因时而异、因病而异总结出32种经典的临床治疗方案,在此基础之上对每位患者采用精细化个体化组合诊疗方案,让数以万计重度抑郁症患者摆脱疾病的困扰。

为了彻底解决关中平原众多抑郁症患者摆脱不了终身服药之疾苦。西安雁塔甘露医院党支部书记方向成立专家组,本着敬爱苍生、传承文化、广结善缘、服务大众之宗旨,将西藏古典藏医学巨著之精华,名老藏医之真传引入至西安雁塔甘露医院,采用藏医药学纯天然疗法治疗各类抑郁症,在诊治过程当中已彰显用天然无副作用治本的疗法替代有副作用有依赖性治标的西药之特色。

典型病案一:

西安某重点中学高中二年级学生吴某,17岁,因学习压力大导致抑郁症,三年来求治过数家权威专科医院,更换各类抗抑郁药,病情反反复复,时常休学在家。去年暑假,父母为让孩子散心、回归自然。带孩子西藏旅游期间,曾到自治区藏医院心身科就诊,发现藏医们治疗精神疾病只用纯天然藏药,不用任何西药,接受治疗的患者普遍反映良好,油然而生看到了希望。由此打听到在西安甘露医院设有临床协作。经甘露医院专家通过望诊属培根型人,尿诊、脉诊诊断为索龙病,属血虚、气虚、寒性抑郁症,心龙失调型。给予藏医药口服内治,藏密霍麦疗法、藏密安东疗法、藏药浴外治,饮食疗法,心理治疗等。仅仅7天,孩子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经36天的系统治疗,摆脱了抗抑郁药,回归校园,重新开始了正常阳光的生活。

典型病案二:

西安某著名商业银行部门经理白某,女,32岁,财经专业高材生,因行业竞争压力大渐出现严重失眠、焦虑、抑郁、厌世、惊恐甚至出现自残行为。在西安遍访名医服用了多种抗抑郁药,因其体质属过敏体质,对各类药物过敏,在服药期间甚至出现过敏性休克,只能停药放弃治疗,然而各项症状加重,甚至出现自杀的想法。后经在西藏工作过的客户推荐,决定尝试藏医药治疗,多方打听下来到西安雁塔甘露医院,在专家详细望诊属赤巴型人,观察夜尿晨尿显示出:大量气泡,浑浊及沉淀物,结合脉象诊断为寒热交杂型抑郁症,索龙失调型。给予系统纯天然治疗,藏密霍麦疗法,心理治疗。经72天治疗后,白某重返工作岗位,医生回访表示目前已经停药一年多未见复发。